丁公有国先生千古(江汉大学,谈晓明)

 新闻资讯     |      2020-09-03 22:02

我在文法系事情期间就听到袁巍主任系里老师们提到丁教授;到了学报事情听胡国铭校长张镜秋主编说起丁教授;到市里找学术专家约稿听到方志办胡念征同志市文联骆天祥主席文体局夏开国局长市博物馆熊寿昌馆长提起丁老学术研究功底之深令人惊讶!虽然同处一所学校但听人说丁老喜欢深居简出也不太喜欢别人打扰他就取消了登门造访的念头。

2020年9月1日于武汉

愿丁老的精神在子弟弘扬!

愿先生高贵的灵魂永生!

丁老有国先生千古!

惊闻噩耗丁公有国先生仙逝心情万分沉痛!

我曾经有幸受丁老之邀到丁老自嘲为陋室的寓所与丁老深谈。书房里客厅里虽然随处都是书但丝绝不缭乱就像丁老的根根直立的鹤发给人以严谨洁净利索的印象这个印象太深刻太深刻了。治学就是做人做人就是治学!丁老用他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教育了我。

往事如烟不堪回首。追念已往的点点滴滴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此时现在我心田深处向寥远的天空说一声:恩师一路好走!这一声与丁老师充满人间所有桃李的呐喊一起充满整个宇宙……

直到我第一次面见丁老那是在市文体局举行的一次小型学术研讨会上见到丁老果真名不虚传!在接待日本友人到场张裕钊纪念陵园仪式之后与丁老第一次握手。通过张裕钊学术研讨会我手捧丁老点校的沉甸甸的张裕钊文集翻看着那种穷理尽性的梳理鞭辟入里的解说感受到了一位来自全国有名的教授县的教授那份对学术的执着之情学术境界的高度真是高山仰止啊!

和丁老来往仅限于学术探讨。他推辞了所有宴请就是在退休之后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在丁老那里谈得最多的是张裕钊真是如数家珍治学到达如此之专精当今学界亦为少见。与丁老来往多了方知丁老不仅学术成就斐然在楹联诗词古今体散文诸体创作方面更是粉丝如云。丁老也说过主要是有感而发而已不喜应景也没空可是在灵感状态下的神来之笔尤其是发昔人之幽思借古讽今之叹迷恋远去之乡风命若游丝之文存追怀亲友之情切读之无不令人叹息嘘唏!